很長一段時間沒上來更新文章了
起因是我的資格考,最近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,好久沒感受到這麼大的壓力了

不過最近發生一件事,讓我非常地感動
在準備資格考的過程中,我碰上了一個困難
我需要一篇年代久遠的期刊文章
Murry,P.D.F.,Proceedings of the Linnean Society of NSW 51,187-263, 1926
An experimental study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limbs of the chick.
是的,你沒看錯,1926年,一篇比我外婆還老的文章
最初發現這篇reference是我必須讀的,著實讓我吃了一驚
這本期刊已經夠冷門了,台灣目前能找到最完整的在中研院,不過也只能回溯到1965年
在求助無門的情形下,原本打算放棄了,這時有個同學建議我寫email去問問看,搞不好可以要到電子檔
http://www.acay.com.au/~linnsoc/
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,發了封email,幾天沒消息,也就先把這事擱下了

一週後,在信箱裡發現了這封信
10. July 2007

Hello alfalfa,
The article you are seeking by PDF Murray has been posted to you at the address supply in your e-mail.
I hope it will reach you safely.
Take care and be of good cheer
J.-Cl. Herremans,
Secretary
Linnean Society of NSW


當時我興奮到快跳起來了,沒想到竟然會有回應,還這麼快
可是冷靜下來一想,糟糕,我寫的地址並不完整,不知道會寄去哪裡?

就在三週後的某天,同事打電話跟我說"有你的信耶,澳洲來的"
當時還有點不敢相信,真的是它嗎?
實際拿到後,我感動到眼淚都快流出來了
我收到的,不是影印本,也不是抽印本,而是紮紮實實30多頁,從期刊中分拆出來的原始內頁!!



我押根兒沒想到,遠在澳洲的這位Herremans先生/小姐
竟然會為一個素未謀面,甚至連對方來歷都一無所知的小研究生,去找出八十多年前的文章
還幫我寄來台灣,手裡捧著那疊泛黃的紙,我一直在想,換作是我,做得到嗎?
或許是看多了身邊學術界人士的內鬥,攻訐,我對這個環璄中的人性一點信心都沒有
反而是這樣一個陌生人,能無私地伸出援手
我沒法說出這篇文章對我會有多大的幫助,但這件事,在我心中,會是"學術無國界"這個小小理想最好的註腳

ps.在這裡也要再讚揚一下中華郵政,我再三確認了來信信封上的住址,一如預期
,僅有人名,單位名,完全沒有地址,只知道收件人在台灣,這樣的信仍能到我手上,郵務伯伯真的是太神了

alfal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張透子chiyen
  • 同事--- 是我 是我(興奮舉手)

    就是想留言.....